一座高铁交通枢纽,改变一座城市的未来格局!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9-11-18

入住惠州北站高铁新城正当时。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和当下。
 
而入住一个城市新的核心片区最佳选择时机,也是在规划落地之后,各种能够触摸的利好没有兑现,区域价值和楼市价格没有完全匹配之前。
 
对于因惠州北站而存在的北站新城片区,正是如此,当下正是最好的时机。
 
5年前因为深圳北站楼市价值天翻地覆的龙华片区,很多深圳人今天的感叹则是,从当初的不得以选择到后悔为什么没有再多买一套。
 
5年后惠州北站的城市枢纽、惠州北站新城的城市核心片区的规划,一样会给这座城市带来无限的想象,和数以万计的置业机会。
 
一座高铁交通核心枢纽,改变了的惠州这座岭南千年古城的未来格局。
 
从逻辑结构上来说,因为赣深高铁惠州北站的存在,惠州打通了和深圳轨道交通连接的壁垒,2年通车后,和深圳北站18分钟的车程,意味着作为未来承接深圳和惠州通勤主力的赣深高铁,会让惠州市区和深圳无限制连接起来,让深圳的人流、现金流、信息流、和惠州自由流通,在深圳工作、惠州生活和居住将成为现实,这对于惠州融入大湾区而言是最重要的标志。
 
而这样的重要的高铁站枢纽站点,无论是产业价值亦或是居住投资价值,都将在站点使用后迅速凸显放大,潜力也超出我们的想象。
 
111.png
 
赣深铁路经过站点。(来源:惠州报业传媒集团东江图片社)
 
每天最多82趟车
 
2年后惠州北站到深圳北仅18分钟
 
纵观国内的房地产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得出清晰的结论,一个片区的腾飞以及价值被重构,无外乎两个原因。一种情况是城市扩容带来的规划利好如金山湖片区被规划为未来城市核心,另一种情况就是重大交通利好让片区的价值迅速被释放,深圳北站所在的龙华片区和惠州北站所在的北站新城片区都属于后者。
 
4年前,惠州北站新城片区还处于大江北的庇护之下,片区仅有的几个房地产在售项目,在涉及到区位概念时,都不得以用大江北来替代。
 
2015年开始,汤泉片区开始大规模工业土地转居住属性,交通配套升级,北环大道提升为快速路,道路红线宽度增至60米;金泉路宽度则由36米调整为42米,信号明显。
 
2016年赣深高铁惠州段启动之后,片区开启了质变的飞越,2017年9月确定惠州北站选址,2017年11月,北站附近的3宗土地全部溢价出售,其中一宗创造了惠州地价的新纪录。
 
2017年12月惠州住建局北站新城的规划出台,惠州高规格打造北站新城的决心落地,2018年惠州北站新城北纳入到惠州3个城市核心区之一,2019年3月五矿地产华南区域公司收中标莞惠城际轨道惠州客运北站TOD二级开发项目。2019年4月总投32.7亿元的惠州北站综合交通枢纽配套工程可研、勘察设计及专题研究招标公告发布,站点建设进入“快车道”。
 
2018年初时任惠州市长麦教猛指出,将加快推进赣深客专、广汕客专仲恺联络线以及深惠城际轨道规划建设,实现2020年18分钟可到深圳北站,2021年用35分钟到广州天河,让香港、深圳工作惠州生活成为现实。
 
2017年,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发布的《新建赣州至深圳客运专线环境影响报告书》,惠州北站车站规模为5台11线,仅次于深圳北站既有11台20线的规模。据此前公示的《赣深客专客车对数表》,赣深高铁建成后计划近期往返于惠州北站和深圳北站之间的客运列车每天有64对,即平均每小时有2.6对、不到半小时(约22分钟)就有一趟高铁从惠州北去深圳北,远期还将增加至每天82对。
 
18分钟的高铁车程,加上市内的公交、地铁换乘体系,深圳和惠州的通勤时间被缩短至30分钟之内,在深圳下班,回来惠州吃饭将成为现实,而到香港的时间也被缩短至50分钟以内。
 
在深圳工作在惠州生活将成为必然
 
惠州北站新城成为深圳客外溢置业首选
 
国际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在上周深圳的演讲中称,今天的深圳,因为有东莞与惠州的存在,在国际上竞争无疑是有着一个重要砝码,也让深圳具备成为全球中心的任何可能。
 
在惠州喊出未来10年,打造成全国一流品质的城市的当下,谋求和深圳的无缝连接,一直是惠州历任主官的主要目标。在惠州当前短时间和深圳的地铁无法修建的前提下,赣深高铁作为惠州城市核心区轨道交通连接深圳的唯一便通道,其意义不言而喻,这关乎到惠州这座城市在大湾区的未来,在珠三角的城市群中的竞争力。
 
在深圳不可回避的一个现实则是,高额的房价已经对于工薪阶层彻底关上了门,但是这些群体在短时间内又无法离开深圳这样一个资本、科技创新带给的平台和工作机会的时候,外溢是必须而且是迫在眉睫的选择。
 
2016年之后,惠阳、大亚湾片区的房地产市场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即是上述深圳客的外溢所致,从根本上接受了大亚湾、惠阳的区域价值,解决了区域认知问题。可以预想的是事实,在赣深高铁通车后,将有相当一部分此前外溢至惠阳、大亚湾、东莞、中山的深圳客回流到惠州北站新城片区。
 
高铁对于城市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区域层面,另一个是站区层面,高铁主要带动城市通勤人群、商务人群、以及旅游人群在城市间的流动。  
 
根据英国雷格斯咨询公司2010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平均上班通勤时间为42分钟,而根据调查显示,上班的最佳通勤时间应该是在45分钟以内,否则会有很大负面效益,而如果借助城际轨道来通勤,考虑到城市内部的公交系统和城际轨道的换乘时间,较为合理的高铁运行时间实在100公里,30分钟以内。
 
而惠州北站所在的北站新城和深圳北站正好符合上述这个时间。赣深高铁带来直接显著效果是人口迁移、人口流动和产业转移,将派生出更多的商业、商务等多元需求,为北站新城区域的房地产发展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研究显示,高铁通勤在45分钟以内,从中心城市到周边卫星城市需求主要是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而带动的主要产业则是,房地产和配套居住。


[返回]